《爱无能的世代》:面对爱情你需要了解与承担的勇气 _事例模型_申博正网sun

当前位置:主页 > 事例模型 >《爱无能的世代》:面对爱情你需要了解与承担的勇气 >

《爱无能的世代》:面对爱情你需要了解与承担的勇气

2020-06-10

浏览量:542

点赞:245

要描述一个世代爱情的面相很不容易,然而我们的世代确实有些「不一样了」,乍看下似乎不好,但我想或许应该撇除好或不好,先来了解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以及当我们更认识自己以后,有没有可能把这些特点用更好的方式转化为较理想的结果。

认识筱宜将近20年,我也听了她20年,喔不,是全人生分量的感情挫折,从国小6年级算起。她是一个有点文静的女性,外表秀气,也善于打扮,稍微认识多一点,就会知道她颇有想法。喜欢阅读、擅长手工艺,行动能力也不错,很会安排生活。可以说是一个婆婆妈妈会觉得乖巧,男生也觉得挺漂亮又聪明的女生,但是她的感情路却始终空白。

年过30以后她出现了新的烦恼:每当别人问起她交过几任男友,如果她诚实回答没有,通常会得到两种反应,一是对方打死不相信(因为她看起来很受欢迎),然后对她说「是妳太挑吧」,二是很多人觉得30岁还没有感情经验一定是人格有缺陷。这让她苦恼是不是至少该讲个一两段避免这些标籤。「我也认真检讨过自己,还问遍所有朋友,我是不是有什幺致命的缺点自己不知道?但所有人跟我讨论完以后都讲不出来,虽然有点小缺点,但还不至于让人避之唯恐不及,最后他们都只能说『缘分没到吧』,」筱宜无奈道。

如果进一步问她,会不会有人很认真追妳,只是妳没兴趣就把人都逼退了呢?论起被认真追求的经验,她还真没有。通常是刚认识时看她漂亮亏个几句,约不到就没戏了,就算遇到可以观察看看的对象,也大多会吃饭吃得很尴尬。有八成男生不会聊天反而都是她在找话题,让她感觉很累也就没再继续。她开玩笑说:「别猜我是公主了,想当公主还没机会呢!」她甚至有段时间陷入「难道我长得很丑?」的恐慌,更努力把自己塑造成漂亮亲切的人,但看来没什幺效果。她也尝试认真过好自己的生活、认识更多朋友,看能不能吸引欣赏她的人,结果是她的生活真的很精彩但感情仍然空窗。即便她认为一个人也可以挺快乐的,偶尔寂寞时还是会觉得遗憾。

《爱无能的世代》:面对爱情你需要了解与承担的勇气
单身、找不到另一半的过程之中,渐渐让人产生对自我的疑问。

没有好经验可以分享,碰到怪咖的经历倒是足够她讲两个小时。偶尔认识一些不错的对象,她也会主动积极,最后却又是对方只想玩玩,又或者莫名消失、个性非常难搞,让她觉得相处起来压力很大。我曾想过,难道是她有什幺特质容易吸引烂人吗?但是观察来并没什幺决定性因素,除了个性让人觉得不好打发以外,她也不是不会忍让的人。甚至在早些年,她还经常作为男性朋友的倾听者。那些当兵上班寂寞无聊的男人们,常找她诉说情绪。「但他们好了以后就拍拍屁股走了,总觉得我好像一座公园,人家心情不好的时候自由进入赏花休息,休息够了就离开,」她说,有时还把里头的花坛弄乱呢。这听起来有点糟。

既然这是女生的状况,不如来看看男生的情形吧。上个月我一位在美国的朋友文杰难得地在深夜传了讯息,非常难过地跟我说他刚分手,而且还是被劈腿的。我跟文杰其实不太熟,是在网路上关注一些共同话题而认识,他大部分时间在国外,所以我们还没机会见过面。我想对这个世代的青年来说,网路的方便之一,大概就是跟亲友难以启齿的话题能够轻易找到一个陌生人倾诉,对方也愿意回应你,还能船过水无痕。

不过我又想了,为什幺这些私密的脆弱,反而不能跟亲密的朋友聊呢?人类依然有情感支持的需求,但对部分青年而言,诉诸网路比面对面更自在。这些面向陌生人的倾诉,其实并不能转换为自己与真正朋友的感情基础。也就是说,那些能够在现实生活上成为我们情感支柱的亲戚朋友,共同面对困境的机会减低了,更多的是被报喜不报忧的角色扮演取代。原本我们应该最熟的朋友,可能不见得知道你和另一半交往的困境,只得在脸书和Instagram上看到你丰富的生活面貌。然而这个面貌并不真实,甚至很多「好朋友」反而暗自在网路上较劲生活,执意于表现得比对方更快乐。

男性在这个时代则正在改变:他们变得更纤细、更多地关注自我感受,也更害怕感情失败。这是一整个世代的趋势,我们的背景如此,每个人都变得更加敏感。过去人们把婚姻和家庭责任视为理所当然。当你不去怀疑其必要性并视之为义务的时候,你会比较甘愿为此辛苦,而且认为把家庭角色扮演好比较重要。然而现在却不是,大多人身为家里的独生子,从小也不像农耕时代那样作为家庭的人力资源;反而,我们是消费资源的一代,比起「付出什幺」更惯于接受以及判断该「选择什幺」。永远要选最好的那一个,才愿意为此付出,所以我们一直在选择,并且作为逃避的出路。

《爱无能的世代》:面对爱情你需要了解与承担的勇气
米夏埃尔.纳斯特将科技时代的人们在感情上无能,与他人共处危机的情形如实纪录,他从工作、私生活、性生活、亲子关係、同侪关係等等角度,讨论为什幺这幺多年轻人都想找到爱,但却都找不到,并以《爱无能的世代》为名集结出版成书。

加上科技让交友变得太过容易,有些人的烦恼甚至不是怎幺好好经营一段感情,而是该怎幺应付那幺庞大的选择,又不至于让自己错失最好的,于是频繁地更换对象。每回分手都认为自己是在止损,实际上太过害怕损失的心态才是让每段感情过了热恋期就撑不下去的主因。

文杰跟我说,早知道就不要投入了,因为过去都是他甩人,从来没被人甩过,原来那幺痛。这让我很震惊!他的感想不是体认到过去甩掉的众女友们有多痛心,而是感情让人受伤不如不要投入。若希望自己永远站在主导开始与结束的那一方,那其实并没有真正达到深度情感交流的阶段,你会专注于在感情中收穫什幺、满足什幺,这奠基于对方的付出与配合,而不是自己的参与。然而成长多半是伴随痛苦的。倘若无法面对痛苦,就很容易一直在原始需求上打转,寻寻觅觅,到了适婚年龄感情观与恋爱模式仍然幼稚。

我曾经认识过这样的男性朋友,可以说感情于他最刺激的部分,是狩猎的过程。他只对受欢迎的、看起来聪明漂亮的女性感兴趣,如果没有对手他还会觉得没劲。积极追求到目标让他很有成就感,但维繫对他而言是件困难的事,他很难把真正的自己摊在别人面前。最后因为内心寂寞只好一再追求、一再重複刺激与满足的过程。相反的则是有一部分男性变得畏缩,不敢告白与追求。由于害怕被拒绝,或者不认为有必要「追求」,他们比较倾向接收「自然成形的感情」,抗拒刻意也较为被动。这两种极端的人数都比过去增加,也就意味着除非女性更主动地判别狩猎者和追求草食男,否则谈感情变得更困难。

然而女性一方面希望男性变得更敏感体贴,一方面又仍然期望他有大男人的肩膀,这和现况有着重大矛盾。纤细的男人往往因为缺乏自信或者情绪太多而无法给予女性安全感,他们的草食和游移不定更加深女性产生「这个人不可靠」的看法,所以不愿意主动出击。而女性想要冲刺的对象,又经常是那些明显条件较好但是热衷狩猎的男人们。和这些男人们周旋的结果,可能只是游戏一场,而个性稳定、态度积极的男人很早就固定伴侣了。

《爱无能的世代》:面对爱情你需要了解与承担的勇气
如同铅笔和削铅笔机之间的关係,感情的两方应该在磨合与付出间认识了解彼此。

我所看过的单身问题,有两种困局愈来愈常见,一是怯于表态,二是惰于改变。当然这和环境有关,毕竟我们每天上网就是面对大量人群,不再觉得单身对象那幺稀有,又比以往更放大自我感受,不习惯失去又极度渴望获得想要的东西(但想要和需要有所差距,却未必觉察)。因此当遇到困难时,自然会先怀疑「是不是我们不适合」。我们习惯选择和接受选项自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较少主动去创造和表现自我价值;我们对爱情的嚮往是自在快乐,所以认为理应在最舒适的状态下在一起;但我们的情感又更加纤细敏锐,这加深了自然而愉悦的困难度。简单来说,就是我们的需求和地雷变多了、也更捍卫自己的感受,但勇气却减少了,还期待有个各方面契合的人出现,能够一举解决自己的寂寞。

我有位女性朋友长期陷入一段不明不白的感情。她和他是工作上认识的朋友,但两人几乎只有在网路上会热络谈话,也只有喝酒时会搂抱调情,现实生活上则是「相敬如冰」。他们都为要不要认真在一起烦恼纠结,可是却都逃避解释,就这样拖了一年。「妳是说,你们没办法清醒地交往吗?」我惊讶地问。她点了点头:「不知为什幺,清醒时我们就是讲不上话(除了在网路上)。」到底是怎样地害怕感情失败还有自我压抑、情感表达障碍,导致这种局面呢?逃避让两方都无法说出真正的想法,既不追求也不放手,只能虚弱地等待时间解决。

说了这幺多,还是要回到这个世代的特性上来找出解决办法。自我感受敏感未必是坏事,如果能够认真了解自己的需求,我们是有很大机会比上一代更认识自己、也找到更合适的对象,而不是靠忍让维持关係。但如果不愿意花时间理解个性成因,只是一味想找到自以为适合,实际只是想要可以耍任性的伴侣,那其实很难如愿。网路对失败案例的讨论让我们更加不信任爱情,这点必须有自觉地克服,除此之外,最好还能适度地去除自我中心,学会欣赏他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