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着的是正义,抑或是自我满足?──宫部美幸《悲叹之门》_事例模型_申博正网sun

当前位置:主页 > 事例模型 >渴望着的是正义,抑或是自我满足?──宫部美幸《悲叹之门》 >

渴望着的是正义,抑或是自我满足?──宫部美幸《悲叹之门》

2020-07-22

浏览量:988

点赞:648

渴望着的是正义,抑或是自我满足?──宫部美幸《悲叹之门》

  读完的当下,对我而言它是个未完成的故事,儘管宫部美幸在日后访谈中有补齐一些,仍还是不无疑点 [注1]。虽然这些问题完全不影响故事的发展,也不影响故事的精彩。在阅读《悲叹之门》之前,仅读过宫部美幸的两本作品:《蒲生邸事件》与《无名毒》,于我对宫部美幸的印象是:无论是推理、历史,而或是奇幻题材,她都能掌握得恰到好处,铺排引人入胜、精采绝伦,真不愧是被称为「日本当代国民作家」的宫部美幸。

  《悲叹之门》故事叙述接连发生几起杀人案,被害者分别位在距离遥远的北海道、秋田、静冈、神奈川,共通点是都被取走了身体的部分,由于最初的几起案件都是切下脚趾,被网友以「脚趾比尔」暱称,是以《沉默的羔羊》里的连续杀人狂魔「水牛比尔」做命名,全国为之譁然。故事的开展由在负责「网路巡逻」(cyber-patrol)库玛公司打工的大学生三岛孝太郎为主线 [注2] ,与退休的警官都筑茂典,两人为着截然不同的两件怪事进行追查,过程中相遇于茶桶大楼的滴水嘴兽像之下,并开启不可思议的「概念世界」。宫部美幸在建构整个故事的同时,不仅在最开始用了两条主线,并且除了主干连续截肢杀人案之外,其他角色也都有他们的支线发展,无论是邻居女孩美香经历的网球社网路霸凌事件,而或是去调查消失的街友结果也消失的打工同期伙伴森永等等,这使得整个故事变得综错複杂,阅读起来也更加饱满充实。

  在《悲叹之门》内建构了一个由语言与故事串接而成的奇幻世界,是与宫部美幸作品《英雄之书》相同的世界设定,过去的角色也再度出场,不过在《悲叹之门》并不是做为续集而存在的,相较起来倒像是对镜。由于在这之前并未读过《英雄之书》,对于其奇幻建构有点唐突加入的感受,不过我想宫部美幸正是想藉由这样虚构的奇幻世界与现实世界有个「虚实之间」的对照。在奇幻概念的描写里头有个收集「渴望」的魔物(始源大钟楼的守护战士加拉)与孝太郎有了交易,孝太郎因此获得了比寻常人更多的力量,用那股力量可以更直接的追蹤线索,这样超越凡人的破案方式却更进一步的使孝太郎变得偏激失控,原以为是正义的手段,最终却导致永远无法挽回的后果,留下更多无法弥补的遗憾。

  在书写中宫部美幸处理到网路的问题,在这样网际网路发达、人手一机的时代里,人与人之间在一个虚拟的时空中建立起话语与故事,然而,「人们其实并不明白蓄积于自己内在的事物,在网路上发表之后会造成如何的效果呢。」宫部美幸在访谈中如此说道。从这里衍伸出来的网路霸凌、网路暴力以及恶意的扩散,新闻媒体与网路的相辅相成的扩散报导、加油添醋,甚至是错误资讯疯传。在推理案件的过程宫部美幸进一步剖析人与人之间的歧视──有钱人家的子女与当地的「土人」,地下铁开通后,原本的农田区变成高级住宅区,先后入住的人因此有了阶级歧视;性别认同障碍的人与一般人之间的互动表里,表面上谈笑风生,背地里说着坏话,甚至不能忍受她可以过得比自己还要好,还有对于社会存在着大量「家里蹲」(或称茧居族)因而造成家庭负担和负面影响等等。

  在这部作品中,对于「渴望」的描写更加深刻,将人自身的故事与渴望具现化成固体,像是「话语」的丝线状态、「意志」的组成是个巨人形体等等,宫部美幸在其中更将那些令人作噁的恶意描写得栩栩如生、历历在目,更加强化无心的恶意背后,可能塑造久久无法消毁的「业」(由角色都筑的方式诉说),这样的恶经年累月积累发酵甚至能够压垮整个人,使人的本质被破坏瓦解。(这里的「业」,与佛教的业障的概念雷同:是人由身、口、意所造之恶业为累,而能障圣道,故名业障。)其中也藉由概念世界的建构,提到许多类似存在主义的思想,探讨存有与虚无的静像存在。

  《悲叹之门》故事结合网路和社会问题与奇幻建构的虚无世界为推理故事更添色彩之外,故事节奏紧凑,让人忍不住想通宵达旦一口气读完,非得要赶紧发掘真相才能安心入眠。最末,循着孝太郎的路径,也许我们也不免自问:「在面对许多事,我们冲动的做了抉择(去支持或反对;去攻击或保护那认定中的『恶』),究竟是为着正义,抑或是单纯的自我满足?」

作者注释

1. 在《悲叹之门》森永消失却并未交代那些流浪汉或游民到哪里去了,是否有被寻找到,就像是作者完全遗忘了这条支线一般,儘管最末有让消失的森永出现也并未交代。而在宫部美幸于每日新闻2015年01月15日的访谈有提到:「《悲叹之门》花了两年在周刊誌上连载,这段期间,比如说像是失蹤老人问题突然成为话题,一上了新闻,便开始接连地被找到了。之前明明没人关心的事,被当成事件加以『故事化』后,便浮上檯面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摘译出处)

2. 在里面提到与一本虚构的绘本《约勒镇的库玛》,故事的大抵上是说库玛是种隐形的怪物,他会为了守护约勒小镇而去击垮接近小镇的其他怪物,然而有天在这样的打斗中库玛受伤了,再不能隐形,于是露出原样的库玛被守护着的小镇人当作是怪物攻击,于是库玛开始逃亡,有天走到一个湖畔,一看才发现它在湖里的倒影竟然跟先前打败的怪兽是一样的,最终库玛选择永远的离开。(是否也是社长自身的隐喻?)

书籍资讯

书名:《悲叹之门》悲叹の门

作者:宫部美幸

出版:独步文化

[TAAZE] [博客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