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如何成为亚洲主要的创业中心?回应从亚洲硅谷到派50个博士_影视能源_申博正网sun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能源 >台湾如何成为亚洲主要的创业中心?回应从亚洲硅谷到派50个博士 >

台湾如何成为亚洲主要的创业中心?回应从亚洲硅谷到派50个博士

2020-06-24

浏览量:679

点赞:681

台湾如何成为亚洲主要的创业中心?回应从亚洲硅谷到派50个博士
A billboard advertisement for the HBO series Silicon Valley is seen at Times Square in New York March 24, 2015. REUTERS/Shannon Stapleton - RTR4UPXP

和其他许多经历过 2008 金融危机的国家一样,台湾的失业率也曾攀升,呈现出种丝毫不停的现象。因为台湾对学历及升职根深蒂固的传统价值观,使得「稳定」这个概念变得极其重要。美国在台协会前任商业职行长泰瑞・库克指出:「在一个拥有二千三百万顾客群的小型市场里,台湾百分之七十的 GDP 总值来自为出口贸易。」他更指出:「因为市场和全球供应链的紧密结合,台湾比起同一区域的竞争者们受到了更严重的冲击,也花费了更多时间从全球经济萧条中恢复。」

以更多创新性为目标

虽然如此,台湾近几年内也因为种种因素开始渐渐地导向着成为亚太创新的中心。台湾在全球竞争力上排名第 15 名,在创新性上面则排名第 10 名,而且也是全球拥有最多软体和硬体工程师的国家之一。

此一人才库成了特斯拉电动车部分原始设计的推手,更是承担了许多全球性电子业龙头,像是苹果、索尼、和微软的旗舰商品的生产。另外,台湾也在半导体产业里独佔鳌头了超过 30 年。科技中心及新创集散区也开始在主要城市,如台中、台南、高雄以有序形式地茁壮起来。同样的,台湾也在世界外来工作居住人口上排名第一名,持续地吸引着各领域的外国人才来到台湾发展。

正因为以上所提到的特性,让台湾拥有区域性及国际性的有利条件。但是,制度上和文化上的障碍却限制了其成长的空间。以下两个建议将提供对这些障碍的解决方案。

捨弃「建设了就会有人来」的模式

台湾政府在近期拨款了 3.1 亿美金建设了一个号称为「亚洲硅谷」的全新科技中心。行政院院长林全指出:「希望透过这项建设,将世界各国最新的想法带到台湾来,也藉此吸引高阶的海外人才来加强台湾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

然而,当政府心意是从好的出发点开始时,单纯以新的建设却无法完整地将台湾和硅谷的精神融合在一起。更令人担心的是台湾政府有着将其投资的建设在开始营运后就闲置的惯性及纪录。如果真心想複製旧金山海湾区的美好及成功,台湾就必须以借镜硅谷的人文特质和精神为首要的目标。

比起投入超过 3.1 亿美金建设新的科技集散区,台湾更可以从节约开支,和利用部分资金重新整修及利用闲置的旧建筑物里得到更多利益。其次,在重新整修之后,未使用部分的资金也可以有效地利用于帮助外来的新创公司税务上的缓冲,或者是给予遇到困难的本地新创公司资金上的援助。

在新加坡,政府将残破的老工厂厂房重整为当地最大的新创中心。这一地区现在被称做 Block 71,也是作为 250 个新创公司的根据地。

视时机利用文化及区域的独特性

複製成功的新创产业是相当诱人的。虽然在中国有一些类似的新创公司成功複製的例子,台湾却有着一些基础上和中国不同的地方。台湾没有像中国一样的市场大小或保护主义的政府条例来保护国内的新创产业。台湾的企业主们必须看清及看準时机,利用这个国家基础上的不同,并针对那一些地区的特异性去设计崭新的解决及配套方案。

台湾最大的群众募资平台 FlyingV 执行长郑光庭发表自己在看过上千个计画的兴起和落寞后的感想:「台湾在亚洲里是一个独特的存在。犹如一个大熔炉般,它融入了中国、日本、美国、和原住民的文化。这个独特的背景和视野必须是所有台湾企业的基本支柱。」

一些适当利用了台湾的独特性的新创公司包含了 Gogoro 及 17 Media。这两家公司不仅避开了所谓模版化的创业模式之外,他们更是创造了全新且更适合其地区性的产品。

好事即将到来

有许多顶尖人才在十年前加入了像是富士康及台积电的大型企业公司。当这些主要公司佔据和巩固了市场地位的同时,新创产业却因主要公司人才的垄断而缺少好的人才 。 台湾创新创业中心执行长王南雷博士分享了他在湾区及台湾的企业领域里观察了 20 年的经验:「要达到新创,最难的关卡就是心态。在现今的台湾,创业所需的新创心态已经有所转变,且对新创产业的意识也逐渐的复甦。」他更表示:

除了思考方式有序地转换外,台湾正积极地塑造出一个适合创新发展的环境。

培养一个创新产业的生态系统

台湾国家发展委员会推出了名叫「创业拔萃专案」的计画,目标是促进一个有效的创新产业生态系统。这一个计画的幕后推手 -- 台湾新创竞技场-- 主要是想培育全新世代的新创产业,及持续巩固和加州硅谷的紧密关係。TSS 执行长黄蕙雯在看过这个市场转变后提到:

另外,台湾也在 2015 年六月在硅谷设置台湾创新创业中心 ,也成为亚洲第一个拥有政府资助的海外前哨站点的国家。TIEC 的主要目的在于将受审通过的新创公司带到硅谷,而有资格的团队会予以奖励 2 万美元的补助金作为生活开销费用。最后,由政府资助的国际资金达到 4 亿美金,而同时本地的资金募集者,像是 AppWorks,也募集到 5 千万美金的资金,专门提供给本地新创公司。

总结

为了提高台湾的全球竞争力,政府可以提供税金上的奖励给本地公司去寻找新的风险投资部门。另外,政府也可以提供一个平台给创业主们来展示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给他们浅在的投资客族群们。当这股力量持续下去时,创办人,员工,投资客及政府都必须一起合作来提高整体产业的前瞻性。新创公司也要适时地利用台湾的资产来稳固他们在亚太的的地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