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死得像一位超英雄?令人难忘的超英雄往生史_影视能源_申博正网sun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能源 >如何死得像一位超英雄?令人难忘的超英雄往生史 >

如何死得像一位超英雄?令人难忘的超英雄往生史

2020-07-02

浏览量:625

点赞:463

如何死得像一位超英雄?令人难忘的超英雄往生史

超英雄的生活总是耀眼夺目,高翔于天,打击恶魔,但该如何结束每个英雄的故事?该如何划下他们光荣一生的句点?这是个有趣的题目,而麦克明格拉(Mike Mignola)可能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麦克明格拉自1993年创造了地狱怪客(Hellboy,地狱男孩、地狱男爵)之后,二十三年来这个全身火红的大个儿便成为了他的生涯代表作。地狱怪客是自地狱被召唤至地球的恶魔──从他的外型很难让人怀疑他的恶魔身分:全身火红、一条又长又粗的尾巴、巨大的石头右手、头上有明显被锯掉什幺的圆柱痕迹(那原本是一对角)。但发现他的崔佛布鲁登荷姆博士(Trevor Bruttenholm)不这样想,他把这个小恶魔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养育,而很快地,Hellbaby长成了Hellboy,他成为了一个具有人性的生物,他对周遭想当然耳的歧视与恐惧已经习以为常,并以此发展了高度的幽默感,而一个不怕火、极度强壮、好奇心旺盛、精通超自然知识的超级英雄诞生了。

在二十三年的连载里,地狱怪客走遍了世界各地,解决各种文化里的怪异事件,甚至包括地狱深处,面对他的最终宿命:阻止地狱恶魔大军攻击人间。但进入地狱不是容易的事,地狱怪客其实在2012年的剧情里就已经被挖出心脏而死。可是对恶魔来说,死亡不过是回老家,地狱怪客在地狱里继续进行他最在行的工作,扑灭一个又一个的恶魔,直到今天:出版了《地狱怪客》的最后一期,红大个在解决了所有难题之后,迎来了他生命的最后终点。

死亡对超英雄不是罕见的事,在地狱怪客诞生的前一年,全世界才正为超人之死而震惊,当时已经有五十年历史的超人,在与恐怖怪物毁灭日(Doomsday)的最终一战后力竭而亡。全能全知的超人竟然也有死亡的一天,代表了正义的最终防线也无情地沦陷了,对读者来说,在对于英雄之死的悲戚情绪之外,是巨大的绝望与失落感,差可比拟失怙之痛,再也没有人能在最危机的时刻拯救我们。这也正反映了当代的国际情势,庞大的苏联政府在1991年底瓦解,美英联军正式对伊拉克发动「沙漠风暴」军事行动。世界充满动荡与不安,而似乎没有绝对强势的存在能够持久不变。

但读者的胃口是越来越大的,超人不久后也复活了,许多美漫历史上经典的死亡桥段,最后也一一起死回生,死亡变成一种再廉价不过的拖台把戏,超英雄的落幕更加显得艰难,如果这本漫画的销量不好,出版社宁可先冷冻超级英雄,等个三五年风头转了,再让他像个没事人一般地出现,说不定还能再创销售佳绩(最好的例子就是速度快到可以穿越时空的闪电侠们)。超英雄的死亡就这样在资本主义的压力下变得苛求,而不再是一个会被人选择用来让超英雄退场的选项。

《Hellblazer地狱神探》一直都是漫画界的异类,主角康斯坦丁(是的,基努李维)不是什幺天赋异稟的超英雄,用英雄形容他根本是污辱英雄两字,他偷拐抢骗,口粲莲花,只为达成自己的目标而活。彷彿他许多刬除恶魔的壮举其实都只是误打误撞的巧合,他想要的不是世界和平,相反地他十足悲观主义,认为人类不过是天堂与地狱的游戏场,与其悲天悯人,不如在两大玩家嫌弃前尽快海捞一笔。骗恶魔还有情有理,他连天使也照骗不误,还骗到让天使为他做牛做马,最后还被卖到地狱。你可以说康斯坦丁是美漫界的韦小宝,但相信我,韦小宝的道德标準远高于这个金髮神棍。

这幺特别的一个角色,终究也有他离开舞台的时刻,而结局前的最后三话,可说是气氛做足。多次欺骗死亡的康斯坦丁,却意外感受到自己将死的天启,儘管他美丽的幼妻(黑社会老大千金暨炼金术士)为他设下多层防护,最后杀死他的却意外不是神也不是魔,而只是一个因为误判了老大的心意而开枪的小混混,更讽刺的是,儘管诡计多端的康斯坦丁仍然计上有计地躲过这场暗杀,但最终一心想抛开黑暗过去,走向「光明未来」的他,最后的下场,不是死,也不是被敌人(包括天堂、地狱、流窜在人间的叛逃神魔、债主、厌恶他的岳父、憎恨他的外甥与甥女等族繁不及备载)吊起来审判,而是让他继续待在这个骯髒不堪的人间,在低级酒吧里端着酒,空洞的眼神直视着读者。

《地狱神探》的最终结局是美漫史上最受争议的结局之一,有人说他只是从一场梦里醒来,发现过去三百集康斯坦丁的冒险事蹟不过是一个醉汉的妄想,有人说这完全是一个后设结局,康斯坦丁凝视的就是故事意义上的「结局」,他想尽办法逃脱死亡,却无法阻挡「结局」,而当页数已尽,到了漫画最后一格,他只能死挺挺地瞪着结局到来。谜一般的结局,各式各样的讨论众说纷纭,这些却正如康斯坦丁的人生,充满歌颂与讚美,嘲讽与荒唐,儘管毁誉参半,却永远令人难忘。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arcelo Braga

但《地狱神探》这样的结局,总是在人心中留下一丝苦涩与酸味,那是因为康斯坦丁本来就不是传统观念上的正面英雄,而相比之下,虽然地狱怪客也不是典型超英雄,但《地狱怪客》的结局却更加温暖,令人回味再三。

当他大破地狱要塞之后,迎接他的不是耀眼阳光或众人欢呼,而是一段漫长的无声旅程,没有台词,只有画面。地狱怪客走过残破的地狱,明格拉美丽又具有风格的画工,不依赖廉价的口白就能传达那种凄然的情绪,没有激战后的喜悦,就只有终结前的最后寂静。最后,他走到了地狱的某个角落,那裏看起来奇妙地像是一个普通苏格兰家庭里的客厅,有着温暖的灯光与舒适的沙发,彷彿他又回到了最爱他的养父布鲁登荷姆博士家里。就在他来到这令人怀念的小窝,即将面对大限之时,耳边响起了当年他被召唤到人间时,惊恐的联军与养父的对话:

「杀了他!他是自地狱而来杀光全人类的怪物!」
「不。」布鲁登荷姆博士坚定地说着。

也许是当年博士的坚持,与温情的照养,让地狱怪客遍体麟伤,甚至即将魂飞魄散,才能甘愿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就要消失了,化得无影无蹤,却仍然还有爱留在他心中。他已经尽了自己所能做到的职责,付出了一切,死已经不是这位英雄最后挂念的问题,他累了,他值得一个漫漫的长眠,幕落下了,这位一边说着冷笑话一边打击黑暗的红色恶魔,就这样结束了二十三年的英雄生涯。

超英雄的一生,理应光鲜亮丽,但死,也理应重于泰山,在他们人生谢幕的一刻,仍然要对读者传达重要的一课。如何死得像个超英雄,是我们此生最要的课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