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得到幸福,是一种悲惨的罪:《罪人的真相》_影视能源_申博正网sun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能源 >渴望得到幸福,是一种悲惨的罪:《罪人的真相》 >

渴望得到幸福,是一种悲惨的罪:《罪人的真相》

2020-07-22

浏览量:209

点赞:452

「我从小就跟神一起长大,祂带给我的只有痛苦。」

「那你一定是跟错神了,就这样。」

渴望得到幸福,是一种悲惨的罪:《罪人的真相》

  犯罪悬疑影集《罪人的真相》有着卡缪《异乡人》风格的开头:受到不明抑郁所苦的年轻妈妈珂拉跟丈夫和幼子一起去海滩野餐,在海面光影照耀下,她忽然神智恍惚,起身逼近前方寻欢作乐的陌生男女,以餐刀刺入该名男子颈部,鲜血喷溅,尖叫四起,令他当场身亡。

  满手鲜血的珂拉旋即遭到逮捕,她不仅立刻忏悔,还表明自己不认识受害者,一位没有前科记录的年轻医生法兰基‧贝尔蒙特。在多名目击者证实犯行,加上珂拉认罪不讳的状况下,此案件本应速审速决。但承办此案的安布罗斯警探认为事有蹊跷,珂拉只是一位普通的小镇妇女,与丈夫梅森感情和睦,儘管她似乎长期罹患焦虑症,需仰赖药物入睡,但这不可能是随机杀人的原因。

渴望得到幸福,是一种悲惨的罪:《罪人的真相》

  安布罗斯警探因此展开了调查,希望珂拉说出真相。然而他受到重重阻碍,珂拉并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幺这幺做,她给的线索充满错误跟扭曲。理应与珂拉最亲近的人也对案情调查没什幺帮助,丈夫梅森就跟珂拉自己一样既惊骇又不解,珂拉的亲生父母早已不再与珂拉往来,并且冷淡地说珂拉五年前丢下重病妹妹跟男人逃家,家里不认这个忘恩负义的女儿。

  而在父母放弃珂拉后,接她到家里住的姑姑,却描述珂拉从小就是一个非常善良负责任的女孩,甚至有点一板一眼,不可能丢下妹妹菲比或者与男人堕落厮混。

  这幺多彼此矛盾的讯息,究竟该怎幺看待珂拉这个人?就连珂拉自己,或许也无法正确判断,她只是不断的重複说着:「我有罪。」但是哪一件事情有罪?是杀了海滩上的陌生人?是离弃妹妹菲比?是违背了父母的期待?还是身为有罪之人,竟然得到了自己的家庭──如此渺小卑微的幸福?

渴望得到幸福,是一种悲惨的罪:《罪人的真相》

  《罪人的真相》无论是剧情发展或人物塑造,都与近年来任何犯罪悬疑美剧不同。从珂拉的记忆碎片展开,迴荡在黑暗的房间、奇异花色的壁纸、那个没有面目女孩转身的呼唤:「你来吗?珂拉。」穿插于这些「罪恶」记忆之中的,是清教徒般的家庭生活,日复一日向家中的耶稣像祷告。

  那些与神同在的日子,最初的记忆是,珂拉的母亲伊莉莎白从医院抱回全身铁青的婴儿,要求珂拉去摸:「当你在我肚子里的时候,你吸走了我太多精力,足足有三个胎儿那幺多。所以菲比诞生的时候,没多少能量留给她了。但是我在医院祷告,非常用心祷告,瞧?有用了。祂不过是在考验我,这一切都是考验。祂要我做的每件事,要我们做的每件事,我们都必须做到。懂了吗?」

  「懂。」珂拉战战兢兢地回答。那婴孩不知道是死是活,她非常不想摸,还是伸手摸了。

  「只有这样她才能活下去。」母亲说。

渴望得到幸福,是一种悲惨的罪:《罪人的真相》

  珂拉每日祈祷,珂拉认真服从母亲,珂拉忍耐不吃巧克力。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体弱多病的妹妹菲比就会被上帝收回去。母亲让珂拉相信,一切让人快乐的事情,都有可能杀死菲比。于是她竭尽所能克制慾望,希望保住菲比的性命,但无法控制的,却是自己以外的渴望。

  《罪人的真相》电视剧英文原名为《The Sinner》,直译即为「罪人」,改编自德国犯罪小说家佩特拉‧汉梅斯法(Petra Hammesfahr)的同名作品《Die Sünderin》。究极来说,「罪人」没有什幺真相可言,因为从基督教角度看来,人人生来都有原罪。剧中每一个人都是罪人,活在自己一手打造的罪恶之中。执着于自己或他人的生存、饥渴地想要获得活着的感受,让现世成了地狱。这绝非本意。

渴望得到幸福,是一种悲惨的罪:《罪人的真相》

  「对不起,我对你很坏。」菲比说。

  「对不起,我曾以为偷吃巧克力就能杀死你。」珂拉说。

  两人都笑了。

  生而为人,莫不有罪,但谁有资格来惩罚?如果不受俗世律法制裁,却日日夜夜自我煎熬,能否称为逍遥法外?《罪人的真相》与其说是讨论罪恶的存在,不如说是讨论自由的可能。人间有形的枷锁远不如无形的沈重,但解开的钥匙,却从来都在触手可及之处。

影集资讯

《The Sinner》-USA,2017 [共8集]

台湾 Netflix 已上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