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汽水管制令:「都是为你好」说得通吗? _影视能源_申博正网sun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能源 >纽约市汽水管制令:「都是为你好」说得通吗? >

纽约市汽水管制令:「都是为你好」说得通吗?

2020-07-29

浏览量:609

点赞:399

大家都知道「肥胖」会造成慢性疾病、降低生活品质、减短寿命,而缺少运动以及不良的饮食行为则是肥胖的主因。

但在现代生活中,我们也可深刻体会,生活中的许多习惯难以改变,环境也使得我们的选择相当有限,例如,因为学业工作做功德忙碌、居住条件限制(租屋处没有厨房),只好常常在外面随便买吃的解决一餐,即使偶而挤出空档时间,住处周围拥挤的环境,也缺少合适的运动空间,在都会地区尤为明显;而台湾着名的美食文化、手摇杯文化,也不断勾引我们去尝试更精緻(通常也更高油糖盐)的食物,并将这份追求视为相当正面的事情。面对这些挑战,当代健康政策能够如何因应?

健康行为政策的类型

极度概括的区分,可将尝试使人们採取较健康行为的政策分为「促进型」与「管制型」两大类。

促进型的政策,可能包括透过健康教育提升人们的健康知能(health literacy),知道营养均衡的饮食是什幺、哪些食品又对健康有什幺不良影响,期待人们透过知识取得而改变行为。

但当这类介入都缓不济急,或沦于道德劝说而成效不彰时,公卫倡议者就想到透过「管制型」的介入来改变人类行为了。

不过「管制型」政策通常包括对人类生活、特别是选择空间的强制介入,常被人所诟病的「家父长」态度,也就是「我们认为某件事对你较好,儘管你不同意,但为了你好,我们就要强迫你接受这件事情」。

谁的健康?谁的选择?

从法院判决的理由看来,汽水管制令失败的主因是法院倾向採认反对者的主张,认为提案者健康委员会不适格,但也可发现,这是个程序或资格的理由,其实法院并没有真正处理国家权力对于健康行为的管制介入的合法权限问题。如果今天是由立法单位「纽约市议会」提出一个新法案,同样主张实施汽水管制令,那幺法院这个判决理路就完全不适用。

最终,我们还是要真正面对,家父长主义式的立法管制和人民基本权利(例如美国人念兹在兹的消费者权利)之间的抗衡。这在台湾是个重要的问题,因为在医疗卫生领域,「很多政策方案都是透过行政单位或进步公民团体提出法律草案」,然后透过立法院的审议,最后通过制定新法律或法律修正案。

以食品营养管制而言,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酝酿「国民营养及健康饮食促进法(草案)」多年,其中就有「主管机关应奖励各公、私立机关(构),建构职场健康饮食环境,避免採购或供应有碍健康之食品」之相关条文,更早期的版本,也有类似「垃圾食物捐」的提案;近期对于《学校卫生法》的修正提案,也加大校园福利社贩售饮料食品的管制密度。

这些提案,虽然与纽约汽水管制方法不同,範围较限缩,但管制密度似乎又比纽约市只限销售容量(但不限商品种类)来得强。况且,对公卫倡议者而言,管制型政策几乎是无成本改变人类行为的最快途径。

为了公众的健康(较低的肥胖率、慢性病盛行率以及医疗支出),在日常生活中这里那里动动手脚,半诱劝半强迫人们「选择」较健康的行为实在无可厚非,就像对于菸品和酒精饮料的管制,对含糖饮料和垃圾食物加以管制。

更棒的是,法律也是影响、形塑社会规範的主要手段之一,一旦健康饮食成为风行的主流价值,或许高糖油盐食品、含糖饮料就会像香菸一样被扫进历史的尘埃之中了。

当然,任何政策不会是无成本的,虽然不用真正花钱去做徒劳无功的社会结构改变、去提供更完善教育与消费者资讯,执行管制型政策也需要公务人力,否则立法从严执法从宽只会有反效果以及其他非预期效果;管制型政策也可能有隐藏成本。

如纽约市案例中反对者批评的,「今日纽约市可以管制汽水,明日纽约市就会来指导人们如何过生活了」,这种非常反苏维埃式的宣传口号,最容易勾起人们心中对于威权的戒慎恐惧——但这恐惧并非毫无根据,「专断又任意」是汽水管制令失败的理由之一。这正显示,家父长式的管制政策,需要提案者加倍强化其论述合理性和管制的周延性、一致性。

结论

我们可以看看纽约市汽水管制令的正反两方理由,再回头思索,如果是我们自己,当我倡议或反对一个「以健康之名」的管制型政策时,我自己的理由是什幺,我又如何为自己的立场辩护。

有效民主沟通的最起码要件,当然是各方都对于既存科学事实抱持肯定态度(例如,肥胖造成慢性病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但科学事实本身无法帮助我们做出合理判断,这判断须透过审视我们的内在价值,以及彼此之间的论辩说服而产生。

延伸阅读校园禁含糖饮料是对的吗?(上):让「甜食控」沮丧的医学研究校园禁含糖饮料是对的吗?(下):为营养而吃,更要为乐趣而吃注释

[1] 案例内容摘要自Bateman-House A, Bayer R, Colgrove J, Fairchild AL, McMahon CE. Free to Consume? Anti-Paternalism and the Politics of New York City’s Soda Cap Saga. Public Health Ethics 2018;11(1):45-53。

[2] 利维坦原意为巨大怪物,是政治哲学家霍布斯借用自旧约圣经中的用语,他用以描述人民透过社会契约集结在一起形成的主权体,就像一只巨怪,由主权者掌控自己的行动,这就是国家/政治共同体。利维坦除了自己,没有更高的权威可以限制或控制他的行动,因此,利维坦后常引申为不受控制的巨大力量,此处法官所说行政利维坦即为此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