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Google 铺路创业 港青凭云端监控突围_知名通信_申博正网sun

当前位置:主页 > 知名通信 >入职Google 铺路创业 港青凭云端监控突围 >

入职Google 铺路创业 港青凭云端监控突围

2020-06-18

浏览量:286

点赞:523

入职Google 铺路创业 港青凭云端监控突围

Wavefront去年获VMware收购,彭皓昕(右)跟VMware港澳区掌舵人冼超舜(左)一见如故。(黄俊耀摄)

八十后彭皓昕于大学未毕业之时,曾创立卖旧书的网站及电商平台。这位以前在Google总部任职多年的港青,2013年开设了人生第四间公司Wavefront,专营大数据云端监控,去年更获重量级科企VMware收购。

彭皓昕中学成绩优异,会考夺得8A2B,之后负笈美国新常春藤名校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升学。大学时期,他先后创立Owl-Books及Esdena两个网站。前者让莱斯大学学生寄售旧书本,然而只营运了数个学期便结束;后者业务相近,货物种类更多元化,服务覆盖至附近居民,又支援网上付款,以佣金作为收入。不过,随着彭皓昕入职Google后,Esdena最终也卖盘。

彭皓昕在Google加州总部负责运用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及人工智能(AI)技术,揪出虚假网站,这类网站先用假信用卡在Google落广告,再诱导网民点击,这亦是他由大学三年级开始在Google当实习生时负责的工作。

曾被点醒 定发展方向

「不少博士生在Google做完暑期工后,选择留在当地而不返大学。其实很多在大学讲课的导师都是Google人,不如直接在公司找他们讨论仲好。」彭皓昕也是基于这个原因,完成学士后不再深造。在Google全职工作3年后,24岁的他决定辞职,趁年轻干一番事业。

经朋友介绍,彭皓昕成为了货币市场电子化交易平台GLMX的创始成员。可惜,当时银行之间的资金交易方法仍很「原始」,通常是透过电话完成,电子化交易服务一直乏人问津。未等到公司守得云开,彭皓昕跟另外两名工程师决定离队创业,更得到风险投资公司Sutter Hill Ventures 2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

入职Google 铺路创业 港青凭云端监控突围

在Google全职工作3年后,24岁的彭皓昕决定辞职,趁年轻干一番事业。(黄俊耀摄)

当时3人还未有具体计划,在新公司成立首半年,仍在测试不同发展方向。最后,彭皓昕被一位Twitter前工程师点醒,把发展方向定于大数据云端管理及分析,亦即是目前Wavefront的主要业务,「一间企业数据中心动辄有10万部以上的电脑运作,需要工具把数据集合,以得悉系统正发生何事、客人体验如何,再追蹤到底在哪裏出事。」

举例说,一个叫车平台发现某城市的乘客召车频率忽然下降,Wavefront会即时找出叫车系统到底在哪部分出问题(譬如是车资估算系统卡住了),以至该问题出现的根本原因(例如系统受攻击)。彭皓昕解释,「就好像开车,大雾时开得慢,在视野清楚、大直路则开得快。企业愈清楚系统有没有事,就愈有信心速下决定,行得快就可以赢对手。」

香港有条件滙聚人才

去年虚拟化软件商VMware收购Wavefront时,彭皓昕最担心员工的去留问题,「律师告诉我交易完成后,不少同事都会被裁走,毕竟VMware有自己的人手。」他续说:「每位同事入职前都听过我分享公司大计,他们才放弃原有工作加入。就算要我跪求,都想买家接收我所有人。」最终Wavefront的员工大部分获留用,只有一人因职能重複而被裁。

这次交易让彭皓昕跟VMware香港及澳门区总经理冼超舜一见如故。冼认为,人才是本港初创发展亟须正视的问题,「搞初创的机会成本太高,曾经支持过香港年轻人搞初创,但对方做了半年,一有机会还是跑回去做金融搵钱。」

彭皓昕觉得美国硅谷的成功,在于聚集了世界各地人才,「一个地方,人人都是同一背景,甚至同一种族,创新就不易出现。当然,猛人云集的前提是,那个地方要接纳不同地方的人才。这方面,我觉得香港做得到。」

入职Google 铺路创业 港青凭云端监控突围

冼超舜认为,搞初创的机会成本太高,亟须正视人才问题。(黄俊耀摄)

大众市场乃必争之地

三藩市湾区聚集的,尽是想创业及拥抱新科技的人,包括风险投资者(VC)。彭皓昕指出,「美国的VC不会干涉初创日常运作,着初创『有需要先打电话过来』,但香港的投资者或未曾见过本地诞生过Facebook等科企,可能连初创办公室有否关灯都过问,觉得所花的分毫都是自己钱。」

不过,彭皓昕认为,香港仍有可取之处。他多年前由美国回港时,妹妹着他一定要下载WhatsApp方便跟人沟通,因为「港铁车厢内人人都用」。反观在美国,「每朝出门,在车库开车到公司,下班开车回家。网购完毕,亚马逊寄货到府上,你不用外出。那自然不会留意社会到底有何需要,或别人用什幺东西。」

港人善于观察社会,对创业极其重要。彭皓昕解释,新产品面世,终归要有人购买,大众市场才是必争之地,「硅谷人有钱,只会看到有钱人的问题,有点『离地』。」

採访、撰文:陈子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