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的电力供给计划如何前瞻:是否可以学学韩国和日本的「节电减_知名通信_申博正网sun

当前位置:主页 > 知名通信 >落伍的电力供给计划如何前瞻:是否可以学学韩国和日本的「节电减 >

落伍的电力供给计划如何前瞻:是否可以学学韩国和日本的「节电减

2020-08-02

浏览量:641

点赞:378

在这个月初,和一群关心能源管理及环境守护的朋友们,一起去旁听观塘工业专用港的环差审查会(编按:此工业区位于桃园市观音区内)。会议开始之初,对于程序问题中,应对此计划的上位能源政策,进行政策环评后才进行开发程序的要求,主席首先裁示对于能源供给,由中、南部转移到北部的重大改变是提出者的个人感受问题,政府不会因少数团体个人的主观感受就启动複杂的政策环评。接着再进一步讨论过后,才又表示,此一政策环评的发动在经济部,若经济部未提,环保署也没办法。如此的裁示,将负责整个国家的环境保护单位弱化成一个被动的、单纯的收发单位,实是令人深表遗憾!

对于如此显而易见,会对环境造成重大影响的政策,环保署难道不能「主动」在院会内各部协调、要求吗?更离谱的是,正当各界对于中、南部空污问题烦恼不已之际,台电还急躁跟进,将基隆深澳电厂燃煤的扩厂计划送进环保署,于6月中进行环差审查。

虽然,观塘案是十八年前而深澳案是十年前通过的环评,但时空环境早已变化,特别是近十年来,全球就能源电力供给管理已有全然不同的发展方向。同时,中油与台电也漠视国内正面临的重大生活环境的劣化,像这样超大量体的开发案,特别是是全权掌握在公部门手中的开发案,难道不需先进行完整的通盘检讨,调整改良后再重提计划吗?

至于所谓的能源政策,政府过去二十多年来不断在恐吓人民会缺电,但真正限电措施,却仅发生在过去立院审议核四预算之时,然而预算通过后又不再限电。另一个停电案例是在九二一地震发生前的电塔倒塌事件后,常常无预警断电,修复后就不再有停、限电的状况发生。这些皆无法说服国人我们真的缺电。对于两座核电厂除役,也仅仅很粗略的将电力供给的差异量当做缺口,不进行务实的需求调查分类,就把过去供给所引导出的量当做需求量,贸然将全国23.8%电力调由大潭电厂担负,违背全世界小规模分散式的设计趋势,且台电从不作风险评估管理,真是令有识者捏一把冷汗!

本世纪初法国负瓦特协会就致力于探讨如何摆脱对石化能源的依赖。经过十年的研究调查发现,全球有50~60%的能源是可以节省下来不使用的,若仅需满足原有40%的供给量,摆脱石化能源便不再是梦。他们再进一步调查法国的用电需求,依必要性高低排序,并将「不可或缺」至「有害」的各项因素都纳入考量后,建构出法国的「负瓦特蓝图」,依照这样的蓝图发展,在十五年内会有60~70万个净增的就业机会。自此,有许多国家皆开始建构自己的「负瓦特蓝图」,并倡议节电就是发电、人人都是发电机的观念,使得节电已形成本世纪电力供给管理的主要思潮。

韩国首尔市就是节电减核成功的案例。2012年4月,首尔市设定2014年12月完成目标为减少一座核电厂的计划,务实拟定十大核心行动,藉以展开70多个子计划后落实推动。2014年6月首尔市长朴元淳即宣布已达到目标,整整比原先预定的时间提前半年。首尔市的人口1,002万,台湾全岛才2,300万,我们是否可以学学韩国的「节电减核」计画,让两座核电厂退役刚刚好呢?但我们的政府作为又在哪里呢?

落伍的电力供给计划如何前瞻:是否可以学学韩国和日本的「节电减

日本针对以负瓦特推动节电减核也有ㄧ套完整的计画值得效法。2014年4月日本内阁会议决定制定能源基本计划,实现与普及新设建筑的零能源(Zero Energy Building, ZEB)概念,冀望于2020年做到新设公共建筑ZEB;2030年时,做到新设建筑ZEB目标。并于2017年4月起实施「零售电力负瓦特交易全面自由化」,事实上2017年4月之前,电力负瓦特交易制度早在日本各企业间进行,之后才对一般家户开放,让节电作为不仅是省下费用,更是可以增加额外收入的行动,藉以让日本企业及个人提升节约的意愿。

日本「新电力比较」网站估算,如果负瓦特交易和「需量反应」(Demand Response)等差别电价方案普及,预计可替全日本省下384万千瓦(约3.8吉瓦,台湾目前装置容量约为4.2吉瓦,2016年购入及发电总量合计:2191.04 亿度)、约等同四座核电机组的发电量!综合韩国与日本的案例,我们政府可以做且必需做的还很多。真有必要在此时此刻,贸然草率的去开发十年前、二十年前落伍的电力供给计划吗?

国家的经济发展与竞争力从来就不是建立在便宜、无止尽的电力供给,也不是在低于别人的薪资水準上面。很不幸的,台湾已经这幺做了好几十年了,只见竞争力越来越不堪,难道还不能让大家停下来想想?国家的竞争力必须具有随着世界潮流局势,适时创新研拟对应发展方向的能力。台湾需要改变,需要有创新思维的政府,才有办法带领我们脱离困境,迈向有希望的未来。

21世纪已经过了快五分之一,但是蔡英文政府还在用上一个世纪的思维和方法治理台湾,政府官员害怕改变,而人民担心的却是一成不变。在台湾,各种竞选活动中获得胜选者,其大部份说词都是建立在『想要改变』的口号上。但当需要着手兑现承诺时,却变成没有什幺是可行的,当理想与某些人、企业、压力团体的利益冲突时,保守主义的勾结就变得牢不可破。

政府一再去餵养现状中有利可图之辈,便不再预见几年后的未来,要这样的政府具有前瞻的视野,带动国内的经济发展、造就产业升级、扶植新兴产业,无非是缘木求鱼!如果这个政府仍然用「不变应万变」模式面对瞬息万变的时代,相信人民也会很快速地因应出不同的选择。

相关阅读